您现在的位置: 遂宁市纪委监察委>> 廉政视野>> 聚焦廉政>>正文内容

第224期《“穿越”的优抚金》

   来源:四川省纪委监委    发表时间:2019年06月11日 15:35

http://www.scjc.gov.cn/7zSVePPjW/detail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优抚金是民政部门发放给特定对象的抚恤金,核定和发放都有明确的规定。在宜宾市叙州区李场镇,近几年发生了 一件怪事,44位优抚对象去世几个月甚至几年后,仍在“领取”优抚金。调查发现,这些“穿越”的优抚金还进了同一个人的腰包。这个人是谁, 又是怎么回事?事情还得从“一卡通”专项治理说起。

【正文】2018年6月,宜宾市按照省纪委监委部署,开展了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治理,集中整治私自保管代管群众“一卡通”、贪污挪用惠民惠农资金等问题。

【采访】宜宾市叙州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杨茂:在走访中,我们发现李场镇伤残军人喻某已经去世近两年了,却还在领取优抚金,这个问题引起了我们的怀疑。

调查人员随即查阅了优抚金发放的银行账户,发现在喻某去世之后,仍有9000多元优抚金陆续打进了该账户,领取人是一名叫王某的女性。奇怪的是,当调查人员询问喻某家属时,竟然没有人认识这位王某。王某既不是家属,也不是朋友,为什么优抚金会打到她的账户里?带着疑惑,调查人员查询了王某的户籍。这一查,却牵出了另外一个人。

【采访】宜宾市叙州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谢凡星:户籍显示,王某是李场镇民政办原主任刘宗云的前妻,而刘宗云正是该镇优抚对象管理和优抚金发放的具体负责人。

经过调查,办案人员认为刘宗云有冒领优抚金的重大嫌疑。

刘宗云,现年52岁,宜宾市叙州区人,先后在蕨溪镇计生办、李场镇民政办工作。2010年3月至2017年6月,任李场镇民政办主任。案发前,刘宗云本就在“一卡通”集中整治的高压态势下惶惶不可终日,面对办案人员的询问,他知道纸包不住火了。

【同期声】宜宾市叙州区李场镇民政办原主任 刘宗云:那个优抚的事,我的心病始终消不到,毕竟很多东西留下了证据,担心哪一天爆发出来就不得了。

办案人员在刘宗云家中搜查出十余本优抚对象存折,经核对,这些优抚对象无一例外均已去世。铁证如山,刘宗云不得不承认自己冒领优抚金的事实。

根据相关规定,优抚对象去世之后,其家属应当及时报告镇民政办,再由镇民政办向区民政局申报优抚对象死亡,区财政停止发放优抚金,并向优抚对象家属发放相应的丧葬补助金。自2008年在民政办工作起,刘宗云一手经办优抚对象管理和优抚金发放工作。随着工作越来越熟悉,他却开始不安分起来。

【同期声】宜宾市叙州区李场镇民政办原主任 刘宗云:慢慢我就觉得这里有漏洞,我觉得可以缓报一下。我就采取优抚对象死亡以后一次性结算给他(亲属),存折我就收了,我再慢慢地去取。

在得知优抚对象死亡的消息后,刘宗云采取先与其亲属结算丧葬补助金,借机取得优抚对象的存折,然后再采取迟报优抚对象死亡时间的方式,骗取优抚金、高龄补贴等财政资金。

【采访】宜宾市叙州区李场镇胜利村 村民:我父亲去世后,村上打电话叫我到刘主任哪儿办补助,然后就把存折给我收了,然后没过好久就把补助打给我们了。

刘宗云打着民政局要收存折的幌子,私自占有了优抚对象的存折。而农村优抚对象存折的密码基本上都是原始密码没有更改过,他利用管理优抚对象申报名单的便利,打着迟报优抚对象死亡日期的时间差,轻而易举地骗取了优抚金。

【同期声】宜宾市叙州区李场镇民政办原主任 刘宗云:第一次得手的时候很紧张,就(得)了几千块钱,几千块钱这个数字好大哦,又害怕人家晓得。我就说这个钱是要上交的。

第一次忐忑不安,第二次强装淡定,第三次就顺其自然了……“套路”屡试不爽。那么,刘宗云的前妻王某又是如何卷进这场骗局的呢?

【采访】宜宾市叙州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谢凡星:根据我们调查,王某的银行账户是被刘宗云偷偷盗用的。

2008年12月以来,刘宗云暗箱操作骗取优抚金一直顺风顺水,没曾想却在2016年8月吃了个哑巴亏。

【采访】宜宾市叙州区李场镇胜利村 村民:我的父亲2016年8月去逝,到民政办刘宗云那里领了1万多元。存折本本刘宗云就收了。后来身份证拿到银行去,账户就注销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不甘心的刘宗云为了回本,便将主意打在了自己的前妻身上,准备来个“偷梁换柱”。 刘宗云拿着王某的身份证和银行账户,来到叙州区民政局优抚股,谎称喻某的存折丢失,王某是喻某的家属,以后的优抚金就打到王某的账户上。

【同期声】宜宾市叙州区李场镇民政办原主任 刘宗云:我就想到我前妻,我没跟她说这个钱是干啥子的,我说你把你的(银行账户)号码发给我。

就这样,刘宗云利用前妻的银行卡,偷取了两年多共计9000余元的优抚金。日积月累,年复一年。李场镇去世的优抚对象越来越多,刘宗云控制的存折也越来越多,一个人“享受”着几十户去世优抚对象的优抚金,过上了自己曾经想要的“潇洒”生活。经查,刘宗云共迟报44户优抚对象死亡时间,因此骗得各类财政资金共计81.12万元。

【同期声】宜宾市叙州区李场镇民政办原主任 刘宗云:手头有这个钱,办招待就大方了,虚荣心就强了,打肿脸充胖子,地位像提高了一样,就是虚荣心嘛。

在整治“微腐败”的强大声势下,刘宗云生怕事情败露,便想方设法掩人耳目,企图隐藏违纪违法痕迹。为避免被人认出,刘宗云从来不在李场镇当地农商银行网点取钱,而是坐车到几十公里外的宜宾主城区,并且不停地更换取款地点。

【同期声】叙州区李场镇民政办原主任 刘宗云:人到了那个程度就停不下来了,就像车子没得刹车了那个概念。

自以为隐秘,其实只是掩耳盗铃;所谓的天衣无缝,不过是漏洞百出。刘宗云违纪违法,难逃纪律和法律的制裁。2018年12月,刘宗云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和开除公职处分;2019年3月,叙州区人民法院判决刘宗云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两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同期声】宜宾市叙州区李场镇民政办原主任 刘宗云:千万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以我为鉴。做个老实踏实的人,要过得到金钱关,以我为例,不要再去犯这种(错误)。

刘宗云案也暴露出相关职能部门在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监管中存在明显漏洞。

【采访】宜宾市叙州区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 杨植林:在这个案件中,区民政局、李场镇政府相关人员把关不严、履职不到位的问题,我们区纪委监委已启动“一案双查”,并严肃予以追责问责;同时,区监委发出了监察建议书,责成民政部门以案促改,建章立制,堵住漏洞,杜绝此类问题的再次发生。

主持人:

“穿越”的优抚金实则是穿越了法纪的红线,私设的“生死簿”带来的是一纸判决书,刘宗云以权谋私,在惠农惠民资金上钻空子、捞票子,最终自食其果。本案再次告诫广大基层干部: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收看,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