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遂宁市纪委监察委>> 教育预防>> 警钟长鸣>>正文内容

被“哥老倌”吹捧围猎的“评标专家”

   来源:射洪县纪委监委    发表时间:2019年06月06日 10:22

“陈开案暴露局机关对重点岗位人员的教育管理监督抓得不严格、不到位……”2019年4月,遂宁市射洪县人民渠管理局召开“陈开案”以案促改暨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身边同事的惨痛教训引起全局干部深刻反思,不敢腐的震慑效应让会场格外凝重。    

会上通报的案件主角陈开,是原四川省评标专家、射洪县人民渠管理局原总工程师,因收受贿赂17.5万元被射洪县人民法院判处刑罚,45岁的他一瞬间栽到了人生低谷。  

“被迫”收红包,真相不简单  

“你是否参加了遂宁市物流港2016年东盟产业园道路项目评标?”2017年10月,射洪县人民检察院发现县人民渠管理局总工程师陈开的违纪问题线索并移送射洪县纪委,县纪委调查组经过多番调查取证,在掌握证据后,找到陈开谈话。  

“是的。”  

“评标过程中你有没有违规操作行为?”  

“招标过程中我没有违反纪律插手干预。只是招标结束后帮了一个老朋友一点小忙。”刚开始,陈开比较淡定。  

“能说说什么小忙?”调查组工作人员继续追问,“有没有收取好处费?”

“就是项目评标结束后把评标结果告诉了他。”陈开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事后他硬塞了6万给我,说是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不是什么违纪的事情。”  

“你作为评标专家应该很清楚,招投标法规定招标过程中竞标人和竞标情况在一定时段必须保密吧?保密时段泄密,就是串通招投标违法行为的一种。你自己说违纪没有?”  

“这个……是有这个规定。我以为反正结果都出来了,早不早说大家迟早都会知道。”陈开努力为自己辩解。  

“没有你违规帮助他人获利,哪个朋友会白给你送6万大礼?”调查组把相关证据摆在他面前,一把扯下了“收受贿赂”的遮羞布,要求其如实向组织交代问题。  

“哥老倌”作祟,“人情网”害人!  

“都是朋友义气害苦了我啊!”在大量的证据面前,陈开像闷葫芦打开口子,慢慢向组织敞开心怀。  

据陈开讲,他一直是个很重感情的人,亲朋好友中人缘一向颇好。自从2012年4月,他取得四川省评标专家资格证书,很多重点项目招投标都邀请他参加后,身边的“朋友”更是多了起来。岗位的变化、“朋友”的奉承迎合,让他习惯了当“哥老倌”口中的好大哥、好兄弟。但却是所谓的“哥老倌”义气,让他一步步走进犯罪的深渊。  

他清楚地记得,2015年4月,一个叫梁某的朋友找上了他。当时请他在一起棚户区改造建设项目的评标过程予以关照,刚开始他直觉事情可能有点违规,是想推脱的,可梁某再三提到“义气”和多年的“感情”。碍于情面,陈开推诿不过,便利用职务便利小小倾斜了梁某朋友的公司。之后梁某送上现金2万元“茶水费”,陈开收下了。  

收钱之初陈开也忐忑,但是梁某说是私人请“哥老倌”喝茶的,是兄弟间私人行为的礼尚往来,他就慢慢放下了心里的芥蒂,慢慢地也把党性原则和工作纪律抛到了朋友感情后面。从2015年4月至2016年12月期间,陈开利用职务便利,陆续帮助“老朋友”“哥老倌”在工程项目评标过程中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现金人民币达17.5万元。  

“你晓得,一旦开了头,给这个朋友帮了忙,不给那个朋友办事也不对。开始是感情绑架了我,后头是利益打动了我。慢慢地,朋友只要‘开口’,我就都帮了。”谈到这里,陈开眼睛已经布满了红血丝,最终黯然叹了一口气,“我终于把自己推到了绝路上。”  

任性滥用权,法网饶过谁?  

2017年11月15日,陈开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2018年9月21日,遂宁市射洪县人民法院判决陈开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宣告缓刑一年十个月,扣押赃款17.5万元全部没收并上缴国库。同年11月28日,陈开被开除公职。  

看到曾经同事一晃眼沦为“阶下囚”,财务室科长田春燕非常惋惜:“印象中的他一直勤奋能干,落得这样的结局真的可惜了。”陈开的“悲剧”就此告一段落,然而,如何管好权、用好权,避免被“围猎”却留给广大党员干部深刻的思考。  

“我们四川有句老话叫:嘴巴蜜蜜甜,心头揣把锯锯镰。当前,诱惑和‘围猎’防不胜防,有时候‘哥老倌’拍胸脯、讲‘义气’,可能一不小心就将自己‘拉下水’。”射洪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潘化荣说,“任何拿权力输送人情的行为都逃不过党纪国法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