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遂宁市纪委监察委>> 工作动态>> 县区动态>>正文内容

射洪县:东扯葫芦西扯瓢,对抗巡察终受罚!

   来源:射洪县纪委监委    发表时间:2019年04月10日 19:32

“胡文标的1.1万元怎么打入了张红霞的卡里?张红霞到底是谁,和胡文标是什么关系?”    

2018年3月,射洪县委第二巡察组入驻伏河乡,在核对一份灾后农房重建资金发放明细表时,巡察组发现了异样。  

带着疑问,巡察组走访了张红霞。原来,张红霞是现任乡民政办主任兼财政所出纳胡文龙的妻子,胡文标与胡文龙夫妻二人并无亲戚关系。  

把别人的钱发到了自家人的账上,这是虚报冒领还是另有隐情?随后,巡察组要求胡文龙说清问题。  

盯梢问题线索,发现“阴阳合同”  

“这是为了支付胡其雄(已于2017年去世)和他母亲李大华安置在我老家房屋中的租房租金。”胡文龙解释后,当场向巡察组出具了一份双方签订的租房合同,以及李大华在他家居住的照片。  

据胡文龙介绍,邻居胡其雄的房屋在2012年的“9.10”暴雨中倒塌,因其本人没有能力重建,经乡党委政府协调,胡文龙将自己的老宅租借给胡其雄,直至胡其雄及其母亲李大华去世为止,约定租金为1.1万元,由乡政府以灾后重建资金支付。  

胡其雄的租房费用既然由乡政府出资解决,那怎么会从胡文标的重建资金里解决?面对这个问题,胡文龙始终语焉不详解释不清楚。再看胡文龙提供的合同,崭新的纸张显得有些不正常,巡察组随即将这一问题线索移交给了县纪委监委。  

弄虚作假“躲猫猫”,欲盖弥彰闹笑话  

收到巡察组移送的问题线索,县纪委决定对胡文龙立案调查,调查组找到了租房合同的执笔人——胡桥村原村主任胡道清。胡道清说,2013年5月,胡文龙和胡其雄在村两委干部的见证下,签订了租房三方协议,约定一次性支付租金1.1万元,租房费用由村两委帮胡其雄申请重建补助资金来支付。今年,胡文龙说原来那份合同遗失了,让胡道清补写了一份,并对其中两处作了修改。一是把租赁人由原来胡其雄一人改成了胡其雄及其母亲李大华,二是把租金支付方式由胡其雄自行支付,改成了由财政直接拨付。  

果不其然,这是一份“阴阳合同”!弄清缘由后,调查人员不禁哑然失笑:这真是欲盖弥彰!  

瞒天过海“踩红线”,对抗巡察自讨苦!  

在基本掌握了事情真相后,调查组再次找到了胡文龙。  

“请你再如实解释一下,这份租房合同为什么会做那两处修改?胡其雄是否真的租了你的房子?胡其雄究竟向你支付租金了没有?”  

在调查组一连串追问下,胡文龙自知无法自圆其说,不得不交代了事情原由。原来,2013年7月,受补助人胡文标领到了第一批补助资金5000元钱,但其并不清楚自己应该享受补助的总金额。同年十月,第二批补助资金发放时,胡文龙利用担任伏河乡民政办主任兼财政所出纳的职务便利,将胡文标第二批重建资金1.1万元打入了妻子张红霞的账户,其后取出用于家庭日常开支。2018年3月,巡察组入驻伏河乡后,为防止冒领事件败露,重新开具了租房合同,并找人代签了胡其雄的名字,妄图瞒天过海。2018年7月,在全县启动“一卡通”专项治理后,胡文龙主动将虚报冒领的1.1万元上交到伏河乡纪委,但未对编造合同欺骗组织的行为作如实说明。  

“我不应该弄虚作假,将收取租房租金与冒领重建资金混为一谈,我愧对组织对我多年的培养。”在如实交代完问题后,胡文龙羞愧地低下了头。  

2019年3月5日,射洪县纪委给予胡文龙同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1.1万元;射洪县监委给予胡文龙政务撤职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