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遂宁市纪委监察委>> 工作动态>> 纪律审查>>正文内容

关于遂宁市渠河饮用水源取水口集中北移工程推进缓慢及干部工作作风有关问题的通报

   来源:市纪委监委    发表时间:2019年03月28日 09:42

遂宁市渠河饮用水源取水口集中北移工程(简称北移工程)是为彻底解决渠河饮用水源安全隐患,将渠河景观整治与水源保护、“三城”建设结合起来的一项民生工程。建设内容含取水工程1座、净水厂1座、原水管线和供水管道,项目概算投资9.83余亿元。建成后,现有取水点将集中北移至我市涪江上游,由新建的大型水厂集中取水、制水和供水,保障市城区饮用水安全。   

2015年9月,市政府决定由遂宁水务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市水务公司)作为北移工程业主单位。11月,市水务公司开始对取水点和净水厂进行选址,因对水质安全、土地性质和地质结构等方面论证不充分,导致选址多次变更。2017年4月,市政府成立北移工程领导小组,明确由遂宁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遂发展公司)负责督促市水务公司履行业主职责,加强进度管理。7月,市政府七届二次全会要求遂发展公司加快前期工作进度,于12月底前开工建设北移工程。同年8月,市水务公司完成项目立项。11月,开始勘察设计。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市水务公司组织北移工程遂宁至蓬溪快捷通道段(河东段)的供水管道工程(简称节点工程)招标,工程先后因报名单位不足三家,不满足开标条件两次流标。2018年3月,市水务公司未深入分析前两次招标失败原因和采取有效措施再次组织招标,致使第三次流标。2018年3月,市政府要求市水务公司在8月底前正式开工建设北移工程,因市水务公司多次调整概算投资金额,迟迟未完成设计,直至2018年12月底,相关施工单位才进场施工。  

上述问题的发生,暴露出个别单位和党员干部政治站位不高,党性修养不够、责任意识不强、宗旨观念不牢、工作作风不实,在落实市委市政府重大决策部署上,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没有真正把精力和心思用在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上,这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为此,2018年11月,市纪委监委牵头组织对北移工程推进缓慢及干部工作作风等问题进行调查,并对遂发展公司和市水务公司6名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责任追究。其中,党纪处分5人,批评教育1人。  

遂发展公司党委委员、副书记张仁全,在北移工程前期工作中,未到现场参与指导、督促选址等工作;在勘察设计阶段,未主动督促工作进展情况,致使北移工程严重滞后,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市水务公司原执行董事冯浩淼,在净水厂选址时,未主动邀请国土部门参与,也未及时征求国土部门意见,将永久基本农田用地确定为净水厂选址提交市政府研究,导致重新选址。在节点工程招标中,对招标方案未进行优化,先后三次流标,严重影响工程进度,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市水务公司总经理蒲春涛,在北移工程推进中,对相关文件审签把关不严,对工程选址、概算调整、项目招标等职责范围内的工作情况不清,研究不深;对节点工程先后三次流标问题未采取措施解决,导致开工日期严重滞后,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市水务公司副总经理罗健,在工程选址过程中,未就净水厂存在的地质隐患等问题与专家进行沟通交流,导致净水厂选址在市规委会审议并原则同意后再次调整。在节点工程招标过程中,未加强与相关单位衔接,主动做好风险防控,流标原因分析等工作,导致该工程连续三次流标,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市水务公司工程部原部长易成勇,对北移工程建设中存在的选址、节点工程流标和项目管理不规范等问题负有直接责任,特别是在节点工程第二次流标后,主观认为已无法按市政府要求时间进行开工建设,便只片面分析了招标失败原因,未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导致工程第三次流标,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因易成勇涉嫌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同时,遂发展公司党委委员、总经理受到批评教育处理。全市各级各部门和广大党员干部要深刻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引以为戒,各级各部门党委(党组)要切实担负起本地区本部门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勇于担当,主动作为,推进落实。党委(党组)书记要认真履行第一责任人职责,对重要工作亲自部署、重要问题亲自过问、重点环节亲自协调、重大事件亲自处置。党委(党组)其他成员要根据职责分工,按照“一岗双责”要求,抓好分管部门和领域相关工作。对工作中出现的问题,要主动查找根源,寻找破解对策,抓好工作落实,坚决整治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等问题。要牢固树立抓效率就是抓发展、抓效率就是抓落实、抓效率就是抓服务的理念,严格执行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十九条措施”和“十条禁令”,持续推进“查问题、讲担当、提效能”作风整治行动,深入查找懒政怠政,为官不为、不担当不尽责等问题,坚决消除“中梗阻”现象。对因落实重大决策部署不力、不履行或者不正确履行职责造成损失或者严重后果的,将严肃追责问责,以问责倒逼责任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