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遂宁市纪委监察委>> 教育预防>> 廉政史鉴>>正文内容

洪泽湖畔"藕奶奶":奉献一世 传奇一生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表时间:2018年11月14日 15:38

   凡是在淮北工作和战斗过的新四军老战士、老同志,一提起“藕奶奶”,无不齐声称赞。虽然“藕奶奶”的真实姓名没有多少人知道,但“藕奶奶”这个称呼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藕奶奶”名叫娄凤英,1897年生于江苏省睢宁县张集乡娄庄村。童年时兄妹四人随父母逃荒至泗县(现属江苏省泗洪县)半城、陈圩一带谋生,后在陈圩乡穆庄村小刘庄落户。她于1987年7月病故,享年90岁。

  缺衣少食的烽火岁月,她是打鱼又多、挖藕不断的“藕奶奶”

  1940年3月初,刘瑞龙奉中共中央代表、中原局书记刘少奇之命,从豫皖苏根据地来到皖东北根据地任苏皖军政党委员会书记。通过广泛发动群众,根据地的抗日工作在党的领导下更加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了。

  同年5月,刘少奇(化名胡服)从淮南来到皖东北视察指导工作。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在半城小吴庄多次召开减租反霸座谈会,娄凤英因住在小吴庄附近,又是积极分子,所以一次不落地参加了会议,聆听了刘少奇的讲话。随后她参加了由当地党组织领导的与湖霸湖匪的斗争,收回湖内穆墩岛,从而可以随意入湖捕鱼、砍草(割苇子)、采挖莲藕。她渐渐悟出,穷人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有生路,穷人只有团结起来,才有力量,才能赶走日本强盗,于是娄凤英在以后的工作中更加积极主动了。

  1941年5月,彭雪枫率领新四军第四师主力在津浦路西经过艰苦卓绝的三个月斗争,完成阻击敌军北上山东和东进皖东北任务后,进驻洪泽湖地区。8月初,第四师司令部从淮宝仁和集移驻半城(今泗洪县)。当时部队生活艰苦,加之敌军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部队和群众缺吃少穿。

  为了解决衣食问题,部队首长和地方政府便组织军民下湖砍草捕鱼挖藕。洪泽湖是全国四大淡水湖之一,南北长110里,东西宽100里,有日产斗金之美称。由于战士们大多不识水性,对捕鱼挖藕缺乏经验,看着满湖的鱼藕干着急。

  娄凤英得知情况后,就手把手地教战士们如何用杂草卷鱼,传授顺着藕须找藕和挖藕不断的经验。在她的精心指教下,战士们卷的鱼、挖的藕多了起来,由一天十几斤变成几十斤,多的时候超过百斤,为此,战士们都亲切地称娄凤英为“藕奶奶”,《拂晓报》还专门发表文章,刊载娄凤英的先进事迹。

  从“干妈”到“妈妈” 她不顾个人安危铸就浓浓军民情

  1942年冬,日寇纠集日伪军万余人,在8架飞机掩护下,分五路向淮北根据地中心区青阳、半城进行惨绝人寰的33天大扫荡。当时主力部队已转移到外线作战,中心区只留下九旅26团与敌人周旋,地方武装就地坚持,后方机关和一些干部转移到洪泽湖内隐藏,坚持斗争。

  一天深夜,傅曼、杜保镜、张士珍这三位女干部为躲避日伪军搜捕,来到小刘庄娄凤英家。她当即嗔怪道:“你们怎么不到湖里去躲躲,这多危险啊!”边说边给她们换上农村妇女穿的衣服,并用锅底灰抹了她们一脸,连夜将这三名女干部送到洪泽湖边的苇子地里隐藏起来,临别时,还嘱咐她们不要乱动,以防迷失方向,待她探明消息后再来接她们。

  娄凤英在返回家的途中,不幸被“扫荡”的敌人抓住,遭到一顿毒打,她始终说自己是下湖找牛的,敌人见她年纪大,又是一双小脚,便放她走了。娄凤英回到家里已是下午了,她忍着伤痛,又不顾疲劳地烙了一篮子饼,乘着夜幕,给三位女干部送饭。三位女干部感动地流下了热泪,都亲切地叫娄凤英为干妈。抗战期间,她们来往多了,每次见面,不再叫干妈,而是叫妈妈了。

  一年冬天,淮北行署主任刘瑞龙和爱人江彤及一名警卫员来到小刘庄娄凤英家,娄凤英告知他们,她家为了躲避敌人“扫荡”在屋内挖了一个地道,从土瓮子下去,可直通庄东大沟,地道口处放着一个大水缸,外边是几分苇子地,苇地外是大渔沟,沿沟向南进入洪泽湖既隐避又方便,地道里很宽敞,几十人都能藏下,大缸堵住地道出口,即使敌人烧苇子,烟也进不了洞内。

  就这样,刘瑞龙在33天反“扫荡”中,得以坚持在根据地中心区和洪泽湖之间顺利往返,领导部队民众开展反“扫荡”工作,并取得胜利。

  改革开放后指挥儿孙搞生产 “藕奶奶”说自己生活得很幸福

  1943年,淮北根据地开展大生产运动,各家订立兴家计划,娄凤英在各项工作中积极带头,于1945年1月被淮北行政公署授予“劳动模范”光荣称号。

  1958年7月上旬,时任农业部常务副部长刘瑞龙到泗洪视察农业生产,专门邀请娄凤英一起到半城雪枫墓园祭扫彭雪枫墓,并于淮北革命纪念碑前合影留念。

  在随后的日子里,当年在淮北工作过的傅曼、杜保镜、张士珍等同志得知娄凤英健在,经常邀请她到北京住上一段时间,她们见到“妈妈”特别高兴,并叫自己的孩子喊奶奶,那种亲热劲如同一家人。娄凤英在几家轮流生活,心中简直乐开了花。

  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农业部部长的邓子恢同志,也不时前往看望娄凤英。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农村实行大包干,耄耋之年的娄凤英除操持家务外,还指挥儿孙搞好生产,1985年她家承包的6亩土地,仅午季小麦就收了4000多斤,她常说:“我不要政府照顾,两个儿子都工作了,也不需北京寄钱给我,我现在生活得很幸福。”

  1987年7月,娄凤英于小刘庄去世,刘瑞龙得知消息时潸然泪下。他把这一噩耗转告其他同志,并在家中一起商量为娄凤英立碑纪念。所拟碑文为:

  为祖国求解放,出生入死,紧跟共产党,模范藕奶奶,精神永存;

  建四化作贡献,平生俭朴,培养下一代,我们好妈妈,人民含泪。